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 > 茶文化 > 专题·专访专题·专访

第二届“我爱茶生活”征文大赛,散文类一等奖获奖作品:《今生最爱》

发布时间: 2017-12-04 10:06:45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 

今生最爱

 

作者/顾文显

 

 

我呆望着淡黄色的汁水优雅地倾入通体几乎透明、喇叭形杯口外圈镶着金边的景德镇磁盏内,妈微笑着鼓励我:品一口,试试。

 

 

青岛四方路南端有家瑞芬茶庄,妈几乎每月都要光顾一回,花一角钱买一大纸包茶末儿。妈说,茶末好,里面掺了许多好茶。多少年后我才知道,日子穷,她不喝茶末喝什么。

 

 

我端起茶盏抿了一小口,苦。可面对母亲期待的目光,我说,好喝

 

 

妈说,乍喝是不习惯的,喝出味来,还就舍不掉了,像我。

 

 

我渐渐学会了喝茶,也知道了茶末是最便宜的茶,且当时卖茶的直接用手抓,磨碎了的便是茶末,不卫生。我想,为什么便宜的反而好,那贵的是什么味儿?等我有了钱,一定得买贵的尝尝。

 

 

有这想法时,我大约10岁上下。

 

 

随即这想法便破灭了。父亲把全家带到长白山下一个穷山沟,一年四季包米面大饼子。偶尔有人提到茶,听者如谈洪水猛兽:“刮肠子。越喝肠子越薄。有点油水,都刮净了!”

 

 

1984年,我首次去黄山(屯溪)参加笔会,品尝到了当地名茶“屯绿”。真是缘分呀,我一下陶醉于绿茶那种纯天然的草香。消寂了22年的茶梦得以重温,一咬牙,买下20块钱的!

 

 

那种感觉,仿佛我一跃变成与众不同的有品位的人。回去请了几位要好的乡亲品尝,都说好。从神色上可以看出,那纯粹是照顾我的热情。贫穷闭塞的生活,把他们的审美扼杀在未生成之前。

 

 

次年,我跃出山沟到市区工作,渐渐品尝到花茶红茶绿茶白茶黑茶饼茶。我说与茶有缘嘛,无论什么茶,我全适应。当然,最钟情的是绿茶,它是我的启蒙与初恋!

 

 

茶在我的日常消费中占有一定比例。我远离烟草而不酗酒,生活中最大的依赖就是茶。后来写作混出点虚名,江南粉丝、文友渐多,交换土产,那边寄来最多的是茶叶,又渐渐知道我讲究,于是,每年第一批春茶老早寄到我手中,近几年快递更是成全了我,那茶三五天即可到手,打开品尝一下,迅速有计划地冷藏起来。多年与茶交往,我保存茶叶大约顶半个专家,冰箱里别人放雪糕的最底层,成了我存茶叶的专柜。耳濡目染中妻子也成了我的茶友,近茶者馋嘛。有时与亲友说到茶,她也会自豪地炫耀:“俺家的茶没有太差的!”

 

 

茶虽多,我通常不舍得送人。喝不完,能久贮的普洱以及其他饼茶,于包装外注上年份后束之高阁,每年暑期,乐此不疲地倒腾晾晒。做什么用?心底茫然。不过,倒腾着这些茶饼,心里有种踏实感和成就感,这也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 

 

妻说,你离了茶活不了。我纠正,应当是活不到今天。茶是我今生最爱,没它我馋死了也。早上起来,别人喝白开水,我则亲自烧开水,等到合适温度,洗茶,泡上,品咂片刻,然后吃饭,然后或散步或读书写作,不厌其烦。有人说,晚饭后不敢喝茶,喝了睡不着。我却不。不喝足茶水,生活中少了老大一块,那才是真的睡不着!

 

 

我的茶又泡上了,眼前漂起一股淡淡的清香,让人未饮先醉。它宛如我的生活,馨香、温热而充满诱惑。虚岁68,眨眼古稀,身体不敢说硬朗,眼下尚未发现什么疾病。是不是靠了茶的佑护?爱信不信,反正我毫不怀疑。

 

评委评语

朱文杰

 

全文一气呵成,起承转合自然,有生活,茶味浓,语言简洁通畅且韵味充盈,一篇有自己风格的美文。